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云购

月圆金秋 相约有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冬夜里的野玫瑰  

2014-06-13 12:24:16|  分类: 美文有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维也纳的冬天,从阿尔卑斯山上袭来的寒风锋利如刀。

那是圣诞节前几天的一个夜晚,舒伯特从小学校里练完钢琴回家,夜色已经很深,街上看不见一个行人。当然,这么晚了,又这么寒气逼人,谁不想在屋子里靠着壁炉取暖,还会出来到街头散步呢?

虽然,那时舒伯特写了不少脍炙人口的歌曲,在维也纳也算有点儿名气了,但那时舒伯特的歌曲并不值钱。他的不朽名曲《流浪者》只卖了两个古尔盾,他的《摇篮曲》不过只换来可怜巴巴的一份土豆。靠着这样微薄的报酬,他无法生活。德国的一个出版商答应出版他的歌曲集,可又说还要再等一段时间,因为他正在忙于出版贝多芬的遗作。显然,舒伯特的名气远远赶不上贝多芬。他急需的钱,便还只像是空中飘着的鸟,遥遥无期,迟迟不肯落在他的肩头。

他依然很穷,他所谓的家,只是一个朋友借给他的房子,他从没有奢望家里能够有一架钢琴,所以每天晚上便只好到离家挺远的一所小学校去练琴。那时候,小学校的学生们都下课回家了,好心的老师允许这个穷音乐家来这里练琴。

走在寂静的路上,只听到“嗖嗖”的风声,只看见路灯被风吹得晃晃悠悠,醉汉一般闪烁,夜色笼罩的街上显得有些迷离和凄清。

路过一家旧货店的时候,舒伯特忽然看见一个小男孩,站在店门口前的一盏路灯底下。路灯洒在脚下形成一个椭圆形的光圈,天太冷了,快要把这个小男孩冻僵了,他却像是一座雕像一样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舒伯特认识这个小男孩,他叫汉斯,刚刚10岁,前些日子还跟自己学过钢琴。汉斯和自己一样,是个穷孩子,甚至比自己还要穷,他的父母早已去世了,他从小跟着当洗衣工的姐姐长大,姐姐对他还不错,但姐姐结婚之后,姐夫对他却像对待仇人一样,总会找一个借口不给他饭吃。

舒伯特对这样的穷孩子情有独钟,因为自己曾经就是这样一个穷孩子。8岁那年,如果不是家乡的乡村教堂的乐长霍尔策先生免费教他学钢琴,他只能是一个讨饭的乞儿。11岁那年,如果不是教区寄宿制学校的萨列埃里先生免费教授他声乐,还免费让他入学,他也不可能来到维也纳。

舒伯特像他的老师霍尔策先生和萨列埃里先生一样,特别愿意教汉斯这样的穷学生,而且,像老师当年教他一样,他对汉斯也是免费的,虽然他常常喂不饱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。汉斯是一个聪明的孩子,舒伯特夸奖他手指头上就带着和声呢。

可是,前几天,汉斯再也不到舒伯特这里来学音乐了。

现在,夜这么深了,他不回家,站在寒冷的街头干什么?舒伯特禁不住向汉斯走了过去。

汉斯也看见了舒伯特,脸上立刻现出羞涩的红晕,他知道舒伯特对他很好,希望自己能够把心爱的音乐一直学下去,但是,自己却不辞而别。汉斯得去到处找活儿干,他得每天往姐夫的手里交上几个古尔盾,才能够被允许在家里住,端起饭碗。汉斯感到有些对不起舒伯特,很想拔腿跑掉,不让舒伯特看到自己现在这狼狈的样子。

可是,他已经跑不掉了。舒伯特已经快步走到他的面前。

舒伯特一眼看见了汉斯手里拿着的东西,那是一本书和一件旧衣服。舒伯特立刻明白,小男孩是要卖这两样东西,肯定是站在这里已经一个晚上了,只是站到现在还没有卖出去。

舒伯特看着汉斯,汉斯抬起头,那充满忧郁和无奈的目光和舒伯特的目光相撞,他看见孩子的眼睛里储满泪水。枯寂的街头,浓重的夜色和凄凉的寒风似乎要把他们两人吞没。头顶上那盏路灯的灯罩晃动着,发出凄清的响声,被寒风带到很远处才消失。

舒伯特弯腰将自己的衣兜掏个遍,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,可惜并没有多少古尔盾。他并不比汉斯好多少,自己甚至连一件外衣都没有,只好和同伴合穿一件,谁外出办事谁穿。有时候,他连买纸的钱都没有,他不止一次地说:“如果我有钱买纸,我就可以天天作曲了!”在维也纳的音乐家中,他确实穷得出名。

舒伯特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将那些古尔盾一把都塞在汉斯的手里,对他说:“这本书卖给老师吧!”说罢,他用已经冻僵的手拍了拍孩子的肩膀。

汉斯望望手中的钱,他知道那本旧书不值那么多古尔盾。他又望望舒伯特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舒伯特安慰汉斯:“快回家吧,夜已经很深了。”

孩子转身跑走了,寒风撩起他的衣襟,像鸟儿扑扇着快乐的翅膀。他很快又回过头冲舒伯特喊道:“谢谢您,舒伯特先生!”

舒伯特看着孩子边跑边不住地回头冲自己挥手,直到孩子的身影消失在夜雾弥漫的小街深处。舒伯特边走边随手翻看着那本旧书。忽然,他看到书中的一首诗,立刻被吸引住了,禁不住站在路灯下仔细读起来,居然情不自禁地朗诵出了声儿—

少年看见红玫瑰

原野上的红玫瑰

多么娇嫩多么美

急急忙忙跑去看

心中暗自赞美

玫瑰,玫瑰,原野上的红玫瑰

……

这是歌德的诗《野玫瑰》。不知怎么搞的,蓦然之间,寒冷的风和漆黑的夜都不存在了,连周围的世界都不存在了,舒伯特的眼前只有那盛开的野玫瑰,鲜红如火。他似乎闻到了野玫瑰扑鼻的芳香,看到了顽皮孩子们的身影,他甚至觉得那个在原野上摘野玫瑰的孩子,正向他跑来,那个孩子正是汉斯……

一股清新而亲切的旋律,就这样,从浓重的夜色中,从苍茫的夜空中,从寒冷的夜风中飘来,在舒伯特的心里泛起如花开一般荡漾的涟漪,他的心中充满了芬芳。

 
舒伯特加快了步伐,向家中走去。走着走着,他居然被这旋律裹挟着,禁不住跑了起来。他飞也似地跑回家,进了屋门,立刻拿起笔和五线谱。屋子里没有一点儿炉火,冰冷如同冰窖一般,呵气如霜,白雾一样在舒伯特面前的五线谱上飘荡着。他不停地跺着脚,不住地搓着手,最后索性把窗帘一把拉开,把窗户推开,让那呼啸的寒风和满天的星斗一起涌进屋来,冷就索性冷到底吧!一气呵成,他把这支美妙的旋律飞快地写了下来,立刻感到满屋荡漾的都是那玫瑰浓郁的芳香。

这就是舒伯特一直传唱至今的歌曲《野玫瑰》。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